我的練功經驗.   劉超華.發氣

對氣功的認識,以往只注意到武術上的硬功夫,如喉鎖鋼筋、手劈磚石之類;或是隔海發功、內力灌頂的醫療神奇。出外旅遊時,偶爾也會在公園綠地觀賞到人家凝神做養生氣功,只是一直沒有機緣接觸,或以為來日方長,不急於一時,而長久自甘於門外。 

    七年前遭遇了一場生死交關的大病,診斷出來是第三期的大腸癌,幸而得到澄清醫院仁心仁術的邱錫雄醫師,以最高明完美的內視鏡手術救治,因化療之艱辛伴隨而發的憂鬱症,也得到該院葉守正醫師細心地治癒。從此,我好不容易撿回的下半生,就得好好思考如何維護保養的問題。 

    從青年到中年的生涯,我還算得上是運動健身的愛好者。大學時期,因為體格瘦弱,被同學戲稱為老排,我就發憤鍛鍊,與同好們在體育館私設健身房,練就一身還可以的筋肉,終於洗刷污名。所以至今資深老友對我雖偶仍此稱,我並不以為謔。當年對於運動的熱衷,甚至不惜逃課,也要按時到操場跑跑跳跳,以維持每學期1500米測試時,在文學院好漢群中,遙遙領先、數一數二的實力。

 回到東海服務後,雖然沒有那麼勤於操練,卻也大致維持經常性的球類活動習慣。等到梅可望校長完成一大德政-興建了游泳池與健身房,我又有了新的運動項目,這次倒談不是鍛鍊,只是為了拯救身材。由於教學工作與社會服務及其他瑣事日益繁重,我的運動就漸漸不是那麼有恆,變得一天捕魚、三天晒網、甚至長期公休。更糟糕的是自恃身體尚可,經常忙碌到深夜,又連年疏於接受常規的健康檢查,才會遭逢癌症的襲擊。

     所幸的是,雖然發現得略晚,五年存活率不高,但在澄清邱醫師團隊的照護下,終於挨 過逆境。此中還要特別感謝前輩病友柯義龍教授以更多成果心得,與大家享。身抗病經 驗相授,及其領導的東海義龍會諸酒友鼓勵;還有更多同仁親友的祝福,尤其是老婆的悉心照料,使我能從重度悒鬱的恐慌中走出。術後年餘,我一直照常任課,並未特別請假調養,只是在起居作息與飲食上比較留意而已。不料,新的隱憂竟又出現了,我不知何以自己如此有幸,將父母雙系的家族好發病史,一一承繼下來,以往早已有高血壓、高血脂、高尿酸,現在又多了高血糖。按照北京同仁堂一位老中醫的看法,我的癌症已   經完全好了,糖尿症才是問題。 

     就在此時,文學院張秘書告訴我佳音:哲學系鄺芷人教授知悉我曾罹癌而正在休    養復原的狀況,主動詢問有無修練氣功保養身體的意願?我當然喜出望外地參加了。    老實說,一方面是為了滿足長久以來的好奇心,另一方面也是對以往尚無深交、外表    看似嚴肅、不茍言笑的鄺老師如此古道熱腸,實在不能姑負盛情,就由老婆陪同參加    了。大致上,除非真有要務,每個禮拜日早上都儘量摒除俗務,與同門師兄姐一道,    向鄺老師學功。日常也早起,在校園裡氣場比較旺盛的地方,做複習。

 

      一開始時,雖然很認真聽鄺老師講解功法功理,但在實練實作之際卻沒有什麼氣   感,看著許多學長似乎道行頗高,自發動功可輕易上身,我卻從來紋風不動,或頂多如泊船偶爾隨潮稍晃,沒有手舞足蹈,宛如神靈附體的大動作;當然也沒能像某些學長那樣,具有伸掌即可測知樹氣屬性陰陽的神奇本領。這種一時沒有進境的尷尬,在面對鄺老師詢及最近練功感覺如何時,特別難以啟口,因為每日練功時數有限,而在打坐與站樁等靜功上,更是遠不及他的期望。這倒不是一般的偷懶心虛,而是癌後復元,一切病時可推拖之事,又找上來了。我的教學與服務工作,還不是普通的忙碌,看來只有巴望退休以後,才能實踐鄺老師的修持理想。

 

    兩三年前在桂林一帶旅遊,參觀虞山公園時,解說的地陪自稱是廣西師範大學資深助教,長得一臉方外高人之相。我正對他感到好奇,未料他也對我十分好奇,特別把我拉離人群到空曠一邊,問我所練何功、所學何術?我以為自己不過是隨著鄺老師比劃比劃,還不具任何功力,實在不足誇口,答以沒有。對方卻根本不信,謂我身上生氣盎然,不似凡俗之人。我以小人之心,提防他會使出一套什麼新奇騙術,不過他只會心一笑,抱拳長揖,自言後會有期。我猶自懷疑,怎麼來到名山勝景,身上就浩然有氣,不仿明日早起,試練一番。次晨,獨往象鼻山公園,只見人馬雜沓,各負絕學,哪有小弟可匿僻自得之處!正遊走觀摩各路門派異同,忽又聞洪鐘一聲:同志留步!一位師傅問我一如昨日在虞山的問題。我身上這麼有氣,能引起練家注意,怎麼自己豪無感覺!

 

    返台以後,我就比較注意氣感的追尋,經過特定的操練,意動氣動,從似有似無,逐漸湧現於指掌之間。另外,肢體經過暖身運動,如甩手下蹲或快走,血脈暢通,也容易上氣。最近我曾操作割草機整理庭園,因為馬達的振動韻律,完工後如以往雙手發麻,但是掌中卻氣如泉湧,有強力放電的感覺,這是前所未有的經驗,真是一大驚奇。我相信氣感是可以練出來的,只是自己先天資質比較魯鈍,還要特別努力。

   

   追隨鄺老師練功四、五年,每週日上午,與諸師兄妹們在陽光草坪,以學動功為主;有時也做靜功,只是自己骨架生硬,也比較沒時間靜心打坐,所以在靜功上還沒太多進益。平日則早起,到氣場較佳處所,自行將所學動功演練一番。鄺老師菩薩心腸,雖是免費教功、帶功,但不藏私,以其出入佛、道各家之哲理,融合吐納、導引、以及少林、瑜珈之術,傳授功法極多,我每天只能就記憶所及,擇要複習。鄺老師主張集體鍛鍊,因為共同的氣場較強,也易於互相觀摩改進,但大家各忙本業,事實上僅能每周聚會ㄧ次,可謂「師父帶進門,修行在各人」。我自覺單獨練功,可以不必在意是否與別人同步,強求一致,而能我行我素、寬心揮灑,更可達到行雲流水、了無掛碍的境界。但是群體共修、師從高明,以免意必固我、誤入歧途,也是我們功力尚淺者應特別虛心以求的機會。

 

    練功的好處在哪裡?我的資歷尚淺,並不期望「剛吃了兩顆黃豆就想上西天」。我想最大的好處是練完之後頓覺通體舒泰,終日神清氣爽。以往用過中飯,若無午睡,必然困頓疲憊直至傍晚;如今練得小有功力,縱無一寐,尚可持盈保泰。其次血脈暢旺,不覺寒冷,近二年來過冬只蓋夏季薄被,若逢寒流,亦只加一牀絲被。今年寒假到日本交流參訪八天,無論招待所或飯店所備之棉被,都燠熱難當,每夜都須關掉暖氣,打開窗戶,不蓋棉被,和衣而臥。前年冬日,值長江流域特大風雪冰封,我在山東旅遊,在泰山頂上約莫零下十幾度之低溫,一路興奮拍攝雪景。戴著手套又有暖暖包在身的老婆,手指凍傷;我的暖暖包用在相機防凍,為了拍攝靈便,不戴手套,結果毫髮無傷。從那時起,我才注意到自己隨時都是雙掌通紅,並微有麻感,好像有氣進出。以前有不少練功前輩說過有此氣感時,我認為太玄虛,想不到現在就一直運行在自己指掌之間 鄺老師常提醒練功時的虛靜、放空等要領,並強調觀想,否則與做體操沒什麼兩樣。在集體練功時,我的關想常會因在意旁人,導致分心失神;而自個兒複習時,就比較能透過關想,以意帶氣,到達虛空的境界。此際頓覺四周寂然,但遺忘許久的自然氣息卻回來了,嗅起來很熟稔親切,如真似幻。聽覺上也由一切空靈,漸又萬籟有聲,充腦盈耳。以往鄺老師很多招式,都有名稱,容易關想,例如「大鵬展翅」,一定要有翱翔高空的 

飄飄之感;「平沙落雁」,就得有收翅垂落的意象配合。如此這般的情境轉換,也使得自己思緒特別靈活,感覺好像變敏銳了。可惜鼻靈、耳聰、這只是在練功的有限時刻發生,收功以後卻又回復凡狀,令人好不悵然。

   

    練功之初,目的只在養生健身,原以是為屬於生理層次的鍛練,故比較在乎動作功法的比劃。但學習的過程中,在鄺老師指點之下,也逐漸認識到意念的重要。意念要灌注於每個動作、藉經絡運行於各個穴位,意到氣到,才能疏通鬱結、調和氣血、安定心神,於是養生氣功又可提升到心性修養的層次。以往鄺老師偶爾也試著傳授一些丹道的東西,我好像與此暫時無緣,不克投入充份時間,所以還不知道更高境界為何。目前對自我進益的感覺,可說是由養身而養氣,在養神上僅只稍有體會。由於個人資質所限,情願笨鳥慢飛,希望將來循序漸進,持之以恆,有更多成果心得,與大家享。(98.06.06)

 

 

 

下載 (3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