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梁湘潤先生IMAG1548[1]

 

‧鄺芷人‧2015/2/25

 

 

(1)我從大學時代開始,就對命理充滿好奇。在香港中文大學讀書時,後來成為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勞思光老師要教我命理,但我當時因對定命論無法釋懷而放棄。我在前往德國留學前一個星期,向勞老師辭行。他在一家港式餐廳與我相聚時,提到他前些日子找人用鐵版神數算命。不久,我在德國接到勞老師的信,提到鐵版神數準確預測到他當時未婚妻會發生嚴重的交通意外,我那時對此感到非常驚訝。也因為這個原因,後來就到處設法了解鐵版神數這種預測術。大約在二十年前,我讀到梁湘潤先生的《鐵版神數入門》一書,就想跟他學鐵版神數。於是就依先生要求,擇日在當時台中民權路的聖華宮餐廳設宴。當時我也帶了幾位學生前往,其中有些學生覺得奇怪,問我何故要跟梁先生學命理。

(2)梁先生頗注重師徒關係,他甚至曾向我提到他命中會有九位學生,這點我完全不在意。我當時只想從學術立場,企圖了解鐵版神數而已。上課時間安排好,地點是民權路世華大樓。不過,上課時,我發現他完全沒有提到鐵版神數,而只講子平法中的基本原則,而這些原則我都懂了。後來,我知道鐵版神數主要只是用公式推算,再依公式算好的數字翻查答案。但鐵版神數是家傳祕笈,梁先生不可能有此祕本。所以,不久就離開了。多年後,梁先生兩次因事寫信給我。我近日翻閱《實務論命》一書,才知道先生已於2013年7月27日辭世。我雖然跟先生接觸時間短暫,但他對我似乎印象頗深。偶翻讀他的《子平教材講義》一書,他講及多種人等曾跟他學命理,其中講到「…又有純粹研究者,諸如東海大學哲學系系主任鄺芷人教授…」(頁110)。在我負責哲學系業務時,也曾請先生來茂榜聽的文化研討會演講當時我建議以「中國人的命運觀」為主題

(3)其時從先生口中,知道他年青時由軍中退伍後,極窮無以為生,常睡車站。於是出家進入空門,才有吃住之地。1949年來台,又在台中寶覺寺出家。約五十歲,先生因病難醫,佛祖無助而還俗,並以教五術為生。我跟先生接觸,大抵是他還俗後十年。先生一直以宗教人士自居,而把命理視作業餘。有一段時間,先生志在重編佛典,送我一冊他所詮釋《法華經》,我將之轉送「東海哲研所系圖」。在宗教上,我跟先生完全沒有交集。中國傳統思想只集中在儒、釋、道,而我對此都有深入批判,特別是針對空門。我從人生意義及民族存亡的角度,批判一個依附在空性幻有的人生,是不自覺地走入虛無主義;而一個追求靜寂涅槃的宗教,必然導致民族喪失生命力,因為無論個人、民族、或文明,總要自強不息,無中生有。

(4)在命理方面,先生深入閱讀命理古籍。晚年致力於整理古籍,可惜一直沒有適當環境讓其發揮。以先生的學歷背景,是難於在現在的學術機構棲身的。但是也許正因缺乏環境,才激發他努力撰述。他曾對我表示:他善於歸納而拙於演繹。先生在他的著作中,把各種命理規則詳加列表。但是,只從古籍中整羅列命理規則,而又未說明這些規則的理論根據,這就導致命理失去生命力,無法進入學術宮殿。先生在命理方面的著作甚多,我幾乎全讀,其中有些還整理了筆記。我希望把子平學建構成一個公理化(axiomatized system)的演繹系統,並確立其理論根基。先生命理學之學識淵博,勤於瀏覽古典,書卷味甚濃,其歸納的規則系統對命理貢獻良多。先生雖然在早年及中年生活顛沛流離,晚年數度擔任臺灣地區星相協會理事長,中華星相易理交流協會理事長、中華民國宗教弘法協會理事長。
(5)生命的意義不能以世俗喜好作為準則。先生前半世的顛沛,必有其意義,因為苦難可增進德業。先生的一生,進德修業,已盡其所能,且也留下很多善業在人間,可謂豐碩而歸。
 

IMAG1548[1]

     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