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安樂死(生死觀-1)   bac010005.bmp   鄺芷人‧2016/7/27

(1)昨天,一位來賓問起安樂死的問題。這位來賓原是委托本人為其一位家屬「命名」,這項委托已整整三個月之久。這不是我懶散,而是採用「陰陽五行姓名學命名」,需要考慮很多因素,其難度因「姓氏」及八字而異。所以,經過三個月的思考,才完成這項委托。昨天下午,我把長達14頁的「命名報告書」交給這位來賓,並耗了兩小對向她們夫妻作詳細解說。姓名學命名解說結束之後,這位來賓竟問起安樂死的問題。她說前一陣子,我曾提到她今年要特別注意她母親的健康。她意思是說我算得很準,因為她母親目前在加護病房。最近,她可能目睹她母親在加護病房插管,而對臨終問題多所感觸。這位來賓受過高等教育,有博士學位。她問及安樂死,這不是針對她母親,而是因其母親的現況而想到她自己日後的臨終關懷。一年前,我也看到我家族長輩從臥病在床直至臨終的整個過程。

(2)安樂死,英語是euthanasia,這是應用倫理學中常出現的主題之一,並與死刑、墮胎、自殺等問題並列。在字面上,無論是中文「安樂死」,或英語euthanasia,都只表示安靜及容易死亡之意。但是,這個字面意義只表述死亡的方式,而未涉及價值問題。譬如說,希特勒及其納粹黨人,曾使用類似安樂死方式,用毒氣殘殺50萬猶太人。當時,納粹黨集中營設有毒氣室,先把猶太人送入接待區,放下行李(這些東西由納粹沒收,用以資助戰爭)。然後被脫光衣服,趕進毒氣室。受害人被告知是浴室或是滅虱室,門外的告示是「洗浴」或「桑拿」。有時,守衛會發放給他們一小塊肥皂或毛巾,並提醒他們記住自己衣物存放在何處。當屋子裝滿人之後,就關上門,毒氣氰化氫從通氣孔送入室內,室內的人在20分鐘內便死亡。

(3)從道德倫理方面說,針對自己的安樂死,是否與自殺有關;而針對處理他人的安樂死,則又是與他殺有關。針對自願安樂死這個問題,我先從「人」是身、心、靈的統一體開始,向他們提供意見。這樣看待生命(人),就與一般人只把生命視為只是「肉身+腦與神經網絡體」不同。我向他們特別強調生命不死,以及人生在世從有「命」這兩個原理,檢視安樂死這個問題。由於生命不死,靈魂不滅,人生在世是基於輪迴(這不是世俗佛教的輪迴說。佛教強調無我,否定主體,無法回答「誰在輪迴?」),而輪迥的目的及原因,是在於學習與提升靈性。從命理方面說,我們每個人都拿著課程表來到這世界,而課程表就是命或命運。在這個意義上說,每個人在其人生中所經歷的「命運」,都有其意義。因此,所有的困苦與災難,都是針對每個人的人生課題而來。今世若不主動學習或逃避,功課就沒完成,錯失學習的機會,就在來世得重新面對。若世世不及格,就必須在好幾世的輪迴中,在這個課題上打轉。自願安樂死可視為自殺行為,這其實也是放棄學習死亡的體驗。用自願安樂死來躲避死亡的痛苦,來世的死亡體驗就可能會遭受更大的痛苦。換言之,自願安樂死加重了來世對死亡體驗課題的負擔及複雜化。

(4)總言之,我不贊同自願性的安樂死,因為這是一種自殺行為,而自殺是一種否定人生及放棄自我體驗的行為。這可從生命哲學、靈學及倫理學三方面來說明。

(a)從倫理學方面說,任何人其實都沒有自我放棄的權利,因為每一個人都生活在一個「關係網」之中。也就是說,每一個人不但要為自己負責,也要為他的「關係網」負責。痛苦的臨終過程,這本身就具有意義。譬如說,在「關係網」中的人對臨終痛苦的觀察,可能對臨終過程得到體驗,進而可從這方面提供其反思人生的機會。

(b)從靈學方面,自殺靈是要被處罰的。所以,自殺決不是一了百了。

(c)從生命哲學上說,人們來到世界,是各有功課,且也要完成功課。自殺就是逃避完成功課或落跑,後果是嚴重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