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別心之苦雁

(1)A先生還很年青,他最大困擾是他老是覺得自己與他人之間存在著差異,從而使他無法融入人群之中。他從老家來到臺中工作,就覺得自己跟臺中人不一樣。A先生是一位教師,不但覺得自己跟同事格格不入,與學生之間的關係也如此,這對他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。第一次諮商,我很細心聆聽他的自白。在一般看來,A先生的問題無疑是缺乏人際交往能カ,然而,甚麼原因導致這結果?兩小時過去,由於他是佛教徒,我最後就用佛教語言,以「佛心無分別」勸勉 。既然是佛教徒,就請他多唸一些真言,並按排催眠日期。原來,A先生已多次找過心理諮商師,也接受過催眠,但卻一直無法消除他的困擾。

(2)我常把諮商與催眠合用,因為在催眠狀態中,來賓比較能容易消除表達上的障碍。我告訴他,催眠基本上是利用技術揭發潛意識。我首先分別用弗洛伊德及榮格的冰山及冰島理論,向他說明潛意識的大概意義。經過兩小時進行記憶回溯,希望從中找到他的強烈差別心的原因。在催眠回溯中,發現他在國中時,自己就常意識到人我之間的差別。到了高中時期,這種差別心就更明顯。原因可能是他從鄉下到都會區唸書,覺得都市人與他不同。但是,難道這是問題的徵結所在嗎?也許需要更進一步做潛意識回溯,於是就跟他再安排一次催眠:回溯前世記憶。

(3)在回溯前世之前,我再一次深入追溯他的童年記憶,看看是否能找到其他徵結。兩小時過去,我本想讓他休息片刻,再往前回溯前世。這時,他說他在天界,看到人間爭吵不休,就想為人群解決紛爭。我似乎找到答案:他是乘願而來的天眾。我跟他説,您既然乘願而來,就要接納人群,オ能達到你乘願而來的目的,否則您的本靈(潛意識)會很痛苦。人心有兩個系統,其一是本我,其二是腦神經網絡所運作的經驗自我系統。倘若這兩個系統的價值觀相互衝突(本我未能達成目標,經驗自我背道而馳),內心就會感到痛苦。這其實是他多年尋求脫困的苦惱。我要他放下潛意識中「天眾」的身份,放下分別心,因為人間天眾其實很多,各有因緣。即便身處輪迥圈中的人群,更要用「平等心」接納,因為這原是他乘願而來的目的。他作為孩子們的教師,用心教學,培養孩子們的道德人格,就是他的功課與職責。.......。這樣一談,已經花了整個下午的時光,夕陽也在慢慢收下餘輝。我再三提醒他「佛心無分別」,跟他道別。

(鄺芷人,2017/9/10

創作者介紹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