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諮商的概念

MB900089450

  

§1.0哲學諮商不立足於腦神經科學

(1)哲學對人心的安頓力量

     人類心理非常複雜,單靠意義療法(無法是弗蘭克的意義療法,或歐文亞隆以其所謂四個終極關懷),以及其他心理治療學派,其實都不足之處。在這種情形下,除了藥物療法及各種心理治療之外,哲學對人心的安頓力量,自然就不能被排除。本章的主要目的,闡述「哲學諮商」的概念。更重要的是:哲學諮商的立足點不是「心理」,而是「心靈」。

(2)哲學諮商提供其他療法的另一個方向

從上述分析表明意義療法的限制,其一是意義療法對人格行為及病態心理治療的不足,其二是其他心理治療方法的存在,也正顯示意義療法的極限。我們由此也可進一步說明:哲學諮商的意義及其功能。協同著醫療或心理治療的療法,罹患慢性病或疾病末期的人,可以從對他們自身處境的哲學理解中獲得幫助。每一種途徑都有特定的用途,不同的方式都是有益的。彼此相互補足且各自皆具有本身獨立的價值。對於受苦於諸如焦慮、沮喪、沒有安全感與壓力的人,哲學的、哲學心理治療的(psychotherapeutic-philosophical)、心理學的、精神病學的(psychiatric),以及醫學的各式途徑都能對他有所助益。因此,必須特別注意的事,哲學諮商的工作不是要取代精神醫學及各種心理治療學派,包括意義療法或存在療法,而是提供這些療法之外的另一個方向。

§2.0哲學諮商的特質

(1)哲學諮商為傳統學院式哲學提供一個嶄新的實踐途徑:

亞里士多德提出人是理性動物,且認為:哲學開始於好奇 ,而尼采(Friedrich Nietzsche) 曾經說過:「人類是哲學的動物」。在這意義下,運用理性思維的哲學家,省思生命,提出生命哲學、人生哲學、倫理學、世界觀及人生觀的哲學家,就有服務人群及社會的責任,也就是有能力促進人們「成為我自己」 的努力,而哲學諮商就表現這種服務與責任。哲學諮商提供心理諮商與療法的另類途徑,能夠呈現一個檢視自我、生活與世界的場域,並且企圖回歸到對生命的好奇。此外,哲學諮商為傳統學院式的實踐,提供了一個嶄新的方式與途徑。這種新的風格,帶領哲學進入一場個別或公眾的革命。哲學諮商(philosophical counseling ) 有著不同的稱謂,除了「哲學諮商」之外,也可稱為「哲學協談」(philosophical consultation)、「哲學實務」(philosophy prac¬tice )、哲學心理分析(philosophical psychoanalysis )、哲學諮商(philosophical therapy ) 等。1942年,艾迪曼(Irwin Edman)在其《哲學的慰藉》這本經典著作的序言中,宣稱:「歷經了幾個時代,某些作品已成為困頓時代、個人危機,或者公共災難時的慰藉與堅持的泉源,它們既是止痛劑,也是提神品」。 然而在二十世紀末以來,很多人似乎忘記了這個古老有效的療法,且僅指望於心理治療與嗑藥來作為慰藉。不過,哲學諮商師無法幫助那些在認知功能上有大障礙,或有嚴重溝通問題的人。這些人無法理解一般解釋、無法回答簡單的問題、或根本無法透過日常語言來自我表達。對於這些人,哲學諮商只能在醫療及心理治療介入之後,才能發揮作用。

(2)「哲學諮商」的意義:

反精神病理學 (antipsychiatry )以及存在主義學派的心理治療(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 )具有明顯的哲學基礎。值得注意的是:這些精神病學以及心理學,都把其興趣往哲學中尋求理論基礎。這種情形其實只是最近的事情。由此看來,哲學工作者理所當然地把哲學的功能,放在身心健康的領域(well-being)中,由此遂出現「哲學諮商」。「哲學諮商」一詞的「諮商」之意義是指「給予建議」,在各自所司的專業裡提供意見,或在自己領域中的諮商顧問。哲學諮商不是一種哲學與心理學的混合,而是「真正」的哲學實務工作。田立克(Paul Tillich ) 從哲學來理解焦慮症是一很好的例子。他指出焦慮是一種無法避免的人性現象,這種人性現象已為柏拉圖、尼采以及存在主義著等哲學家所肯認。田立克強調以勇氣的概念作為克服焦慮的方式,一旦焦慮無法被克服,並視之為每個人都會遭逢到的事件的話,則很可能就會發展成病態的焦慮(pathological anxiety )。診斷經常並非是立基於科學的知識,而是在於政治的、文化的、宗教的、社會的與經濟的考量。又譬如失眠症,精神科的醫療處方似乎更能導致長期失眠。反之,道德的問題是哲學的典型議題。少數的心理諮商師將失眠症回溯至一個道德上的衝突。或在追溯至超我(superego)與本我(id)之間的衝突時,道德問題便出現。倘若這個失眠的源頭在於道德的衝突,則哲學的分析似乎是最切合的方式。在這個或其他的案例中,哲學諮商便能幫助人們解消這種衝突。假使這個失眠症確實是由於道德衝突所造成的,則可預期的是,在徹底談論這個衝突之後,他便能恢復晚間的熟睡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作者葉可歆l本文取自葉可歆碩士論文(指導老師:鄺芷人教授)

《哲學於意義療法與哲學諮商的理論與應用》

﹤第五章 意義療法與哲學諮商的概念﹥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鄺芷人心靈諮商 的頭像
鄺芷人心靈諮商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