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哲學諮商:bac010048.bmp

「鄺芷人心靈哲學協談」檔案(2

           此檔案提醒天下父母心,尊重孩子的抉擇。

 

(尊重個資,保留隱私權,本個案的來賓名字都是虛擬的稱號)     

1)物理學家的困擾:本個案的來賓名山田(日本人),五十歲男性,未婚,大學副教授,專業領域是物理學。他心中的問題是:孝順父母、生活孤單寂寞、感情困擾,憂鬱。

(2)三位來賓:陪伴山田先生到工作室來的是兩位台灣女性。工作室的業務助理照例奉上名茶。品茗過後,我請山田先生進入協談室。他的一位台灣女性友人也想陪伴他進入協談室。在協談室中,我特別坐在一張比來賓椅子還要矮得多的小椅子上,企圖把協談師的优超感降到最低。大家坐下來之後,我就請山田先生說出他心中的困擾。他大約花了45分鐘把問題及其背景說出來。

(3)悲痛與寂寞:山田先生說,在九年前(2004年),其時學校放假,每天在家看天花板,突然發生急性憂鬱症,不吃飯,天天只喝水而已。醫生給他只吃葯,但沒有說明原因。那一年,他的阿姨去世,一個月後,他在研究所的一位很要好的學長也去世,導致情緒不穩。吃葯一兩個月便見好轉,大約好了2/3。幾年來一直這樣,特別是三年前,情況又變得不好,於是又去看精精醫生,醫生開了藥,但用藥比九年前輕。情形雖然有好轉,但又覺得自己很孤單寂寞。

(4)反對自由戀愛的父母:講到這裡,他把話題轉到父母親。他有兩個妹妹,大妹至今也像他一樣未婚,因為他媽媽反對自由戀愛,一定要求用相親方式結婚。媽媽只容許子女與其同事談戀愛,不可跟其他人談戀愛。他說日本的相親不講愛情,而只在於雙方利益是否一致。日本的太太都在家做家事,生孩子,先生上班。夫妻之間沒有愛情,只有雙方相互利用。相親後不接受對方也沒關係,但山田不同意這種方式。他說大妹在23歲時談戀愛,但父母非常生氣,不煮飯、不說話,他媽媽於是完全不理睬妹妹,且整天生氣,這樣處罰妹妹。妹妹受不了生病,住院三個月,也被公司解僱。妹妹在家受不了父母親的態度,原只想藉口留學英國一年,不想跟父母住在一起。大妹在歐洲已結婚,她比較堅強。但父母親對她一直仍在生氣。她現在仍在英國,已有20多年前。另一個妹妹現在45歲,也不敢談戀愛。山田非常害怕他媽媽生氣時的樣子,他說唸大學時住在老家,媽媽因一點小事情便生氣,常常甩門。由於不想住在老家,所以大學畢業後才續唸研究所,30歲拿到物理博士。為了遠離老家,才找離家較遠的學校工作。

(5)戀愛與婚姻:除了愛生氣及相親之外,他們是很好的父母,從小給我們最好的東西,努力栽培我們,所以我覺得要孝順父母。開始工作後,父母親便說要相親,因為他們也想要孩子。但那候我根本不想結婚,因為相親結婚沒愛情。不想結婚的另一理由是眠睛顏盲,不想遺傳給孩子。色盲是父母及山田三人的秘密,連兩個妹妹也不知道。既然有色盲,相親時不能說,否則對方必然不願意接受。色盲之事既然在相親時不能說出來,而相親結婚沒愛情,所以山田先生就拒絕了相親。但拒絕之後父母親也就生氣,不容許山田談戀愛。當時山田也感到不結婚也沒關係。

(6)憂鬱與寂寞:但42歲那年,阿姨往生。阿姨是獨身,小時候照顧我們很好,猶如是我們的第二媽媽。一個月後,他的一位學長也去世,開始有憂鬱症。47歲時,憂鬱症再發,到現在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療。從47歲開始,突然感覺到自己很寂寞,一個人在家,每天吃飯也是一個人,睡覺也是一個人。每天看著天花板,自己容易胡思亂想,情緒也不太好。在大學,每位教師有自己研究室,所以上班時也是一個人。上課時,也只由我講,沒有跟學生對話。朋友也很少,女朋友也沒有,甚麽時候也只是一個人。

(7)搖擺不定:我現在已五十歲了,父母親還在反對我自由交友。父母親說,如果覺得孤單寂寞的話,可利用周末回老家,跟父母聊天就不會寂寞,不必交女朋友。有一天跟一位友同事討論他的狀況,認為他不容易在日本找女朋友,建議他找女朋友在台灣則比較容易。他突然想起多年前在台灣認識一位林小姐,知道她是獨身。六年後跟林小姐重逢,彼此講話感覺很好,也感覺很開心,遂決定交往。我跟父母親講終於找到女朋友,但父母的反應跟26年前對大妹的反應一樣。(8)林小姐曾赴日本,但山田的父母不願意見林小姐,只表現非常反對山田跟林小姐交往。他媽媽天天打電話給山田,反對跟林小姐交往。於是,山田在想男女交往是不是壞事?對這問題的看法開始搖擺不定。來到台灣見到林小姐雖然很開心,但回到日本卻自責自己何故要交往?父母親每天打電話說同樣的事,最後我受不了,就對林小姐說大家不適合交往。這就讓林小姐很難過,於是又後悔跟林小姐說這些話,覺得非常矛盾。

(9)心情因矛盾而煩惱:山田先生接續說,他現在心中有兩個自我,一個自我認為可以談戀愛,另一個自我則認為不可以談戀愛,交往是壞事,為甚麽要交往,對此我很後悔。跟林小姐一起很開心,但回到日本就後悔難過。但是,過了一段時間,自己又覺得寂寞孤單。於是再來台灣見面,但回去卻又後悔難過,現在心情就是這樣。他自稱自己確實不知道談戀愛好不好?因為他一方面認為追求異性是人的本能,另一方面談戀愛在家庭中是大罪,所以現在非常煩惱。

(10)問題分析:從以上的闡述,我把山田先生的話總結為以下幾點:

a.山田先生的話語中,嚮往自由戀愛,反對相親,認為相親沒有愛情。但他媽媽至今仍反對自由戀愛,使到山田左右為難,且他害怕媽媽的心情揮之不去。

b. 他有憂鬱症,其先出於親友去世,而他的寂寞感,加強了憂鬱症。

c. 他不想結婚生子,因為不想把色盲遺傳給下一代。

d. 他與林小姐的交往處於搖擺不定的理由,一方面出於寂寞感,另一方面是無法擺脫母親的權威。

e. 山田先生的困擾基本上是來自他的父母親。其實他父母親更需要來工作室做「哲學協談」,因為一旦其父母親觀念改變,則山田先生的困擾基本便得到解決。

(11)來賓把問題闡述之後,接著,我便開始與山田先生對話:

1. 山田  :談戀愛在我們家是属於大罪。

鄺:我寫了一個中文字給他看,這個字是「好」,一女一男謂之「好」。我要設法讓他走出媽媽的權威,在他心中所形成的蔭影。我首先向他指出,像他母親這樣強勢,左右子女的感情生活,在亞洲其他地方已不多見。他媽媽所強調相親,可能是出於門當户對的要求。山田先生認為這是他父親的想法,於是,我便開始跟他分析人的價值問題。由於山田受過高等教育,因此,跟他說些哲理是可以的。我首先跟他說:在我們這個時代,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是「自由人」。我向他提到存在主義者沙特對自由的定義(他說他沒聽過沙特這個人)。沙特從「抉擇」(decision)來界定自由,且抉擇之後便要為自己的「抉擇」負起「責任」。所以,自由人不但是要能作自我抉擇,也要能對自己行為負責任。你(山田)當然是自由人,但是你的父母親卻不讓你有選擇的自由,可見你的父母親的觀念是違背時代的信念。時代是在進步之中,一步一步脫離野蠻。我說,作為一位哲學家,我向他提出兩點意見供他參考:第一點是他父母親的作為違背了自由抉擇原則,更何況,山田先生已是五十歲的人。身為物理學博士,具有獨立的人格,且必須被尊重。「被尊重」的理由就是剛才提到山田先生是一位能作自我抉擇與能負責任的人。

2.山田:但在我們家,自由不包括自由戀愛。

鄺:您對您父母親這規定有何感覺?這種規定合理嗎?

3.山田:也許合理,也許不合理。父母親擔心自由戀愛涉及性關係,現代人自由戀愛很容易發生性關係,這樣太亂了,父母親不希望孩子這樣子,所以不讓孩子自由戀愛。從小父母親就向我們灌輸自由戀愛的負面概念,這就使我心中根深蒂固。

鄺:這裡觀念上要澄清,自由交往不發生性關自由戀愛與發生性關係之间並沒有必然性。

 

山田:(待續)

凡是來到工作室的來訪者,我都將之視為有緣人。我總是來訪者的心中的困擾,視為我自已的事,且必努力以赴,因為能為來訪者解惑,是哲學家離學術象牙塔的應有的責任。

 

預約電話:0923-231756(業務助理陳小姐)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鄺芷人心靈哲學工作室(德國哲學博士,哲學教授)

鄺芷人心靈諮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